銀語_還能再污一千年

「若你珍惜,我願以真誠相待。」


那年那天那個時候的他們。









喜歡自由奔放、不受拘束的文風。


這裡看起來文藝,其實衹是個智障。


成績穩定了就回來。


謝謝那些體諒我的人。


關注有風險,屏蔽有保障。

【關於我被丟了暗黑本丸這個爛攤子的事情】#01

*文筆爛注意
*覺得雷請慎入
*怕被虐請慎入(可能沒虐?
*後期歡脫向hhhhh(被揍
*可能會寫成乙女向(?

*全部都能接受的話,你的承受能力一定很強的,你就往下看吧親(被揍

她好冷。

「到底…這裡是哪裡?」褐色長髮的少女不安地搓了搓自己冷得發抖的雙臂,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出現這個地方。

『……誰?……』一把虛弱的聲音傳到她耳裡,不,應該說是直接傳到她腦海裡還比較恰當。

「我…不對,問別人名字之前應該先報上自己的名字才是基本的禮貌吧?」少女在把名字說出口之前又趕緊改了口,畢竟這裡是什麽地方,她還不曉得,哪知道會不會有什麽危險。

片刻後,那人的聲音再度響起,『…夜言。』聽起來比剛才清楚許多,不過還是很虛弱,「夜言…誒名字好像男的噢…」少女居然還擺出一副認真的模樣在思考著。

『你白癡嗎,聽聲音就知道是男的好不好…』儘管對方還很虛弱,說出來的話卻很毒。少女愣了愣,笑笑地說,「也對啦哈哈哈,我粗神經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啦。」少女的好脾氣讓對方有點訝異,畢竟少女一開始的反應很警戒,卻又意外的在某方面很粗神經,脾氣居然也不壞。

他想了想,最後還是重新問了被粗神經少女遺忘的問題,『所以你是誰?』這下子換少女愣住了,但出於禮貌還是報上了自己的名字,「我叫…晨語。」

『什麽!?……咳咳……』那名男子驚訝地喊道,然後不適地咳了幾下,「誒誒沒事吧!」乖寶寶晨語還關心的問道,要是人在她面前,她八成會上前替對方拍拍背順氣。

似乎是緩過氣了,名為夜言的男子再次開口,『雖然你可能不知道你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裡,不過我沒有那麽多時間向你解釋了。』停了停,晨語可以聽見他深吸了口氣,『你將成為這個本丸的新任審神者,拒絕抗議無效,在剛剛我已經把審神者的位置設定成你的名字了,很抱歉,我不得不這麼做。』

「等等……!?我我我成為新任審神者!?」晨語整個人被嚇到了,雖然在現世就已經知道政府門下有一種管理歷史刀劍的職業叫審神者,不過她根本就不了解這個職業啊啊啊啊啊啊啊!「而且,本丸不是在另一個時空裡嗎我怎麽可能會在另一個時空!!」聽起來有點繞口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怎麽會在這種不知名又黑漆漆的地方!

我想回家!!!晨語在心中吶喊。

『對不起……咳咳…但是,你有沒有發現我們的名字是對應的?』夜言的聲音越來越虛弱。「誒,這麽說起來,還真的是呢…」夜,晨,一個代表夜晚一個代表早晨,言和語還能拼起來。

『我們的靈力氣息相仿,代表你是接任這個本丸的最佳人選。』他繼續說著,可是聲音離晨語似乎越來越遠,『……我的本丸已經成了暗黑本丸…我對不起他們…要不是我墮落,他們也不會這樣…拜託你,好好地照顧他們…讓這個本丸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晨語突然間想到了什麽,連忙打斷他的話,「喂!你怎麽了!?怎麽語氣像是交代遺言?」晨語心中的小人兒告訴她大事不妙,而夜言也重新開了口,『我是個墮落的審神者…很快就會被政府私下處刑,而且暗黑本丸要是沒人敢接手管理,也會被政府處理掉,我不希望看到這種事發生……拜託你了,我的時間已經不夠了…』

然後,晨語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

「所以說啊……那個不負責任的傢伙!」晨語醒來後就發現自己躺在一所看起來像私塾的大型建築物前,而且周圍都繞著黑色的障氣,看著不怎麽舒服。

晨語抓了抓頭,看著眼前像是私塾的建築物一臉生無可戀,「算了,這次是我虧本,幫那臭傢伙一個忙好了。」說著說著,她走進那棟建築物,就是夜言口中的暗黑本丸。

「嗚哇!」一踏進本丸,耳邊傳來弱弱的驚訝聲,而且聽上去好像快哭了。晨語警戒地轉過頭去,發現一個衣服破爛、身邊圍了五隻瘦小的小白虎的男孩,像是見鬼一樣盯著她看。

「你…嗚…你是誰…」男孩看起來快要哭出來了,這讓晨語那生了灰的母愛情懷再度發出光輝,「別怕,我是新來的審神者。」額,這樣說應該沒問題吧,希望不會搞砸。晨語默默的在心裡想著,順便咒了那個把爛攤子丟給她的傢伙走路撞樹,拉褲鍊拉到命根子。

「審神者……?新來的?我們沒有聽說啊…」應該是對晨語友善的態度有好感,男孩沒有剛剛那麽膽怯,但也沒因此放鬆警惕。「額…應該這麽說…我說了你不要嚇到啊也不要跑啊,聽我把話說完噢,我不會傷害你的。」見男孩點了點頭,晨語深吸了口氣,將自己的來歷描述清楚。

「……嘛,總之就是你們前任審神者很對不起你們,然後叫我來接替他照顧你們。」說完之後她才覺得自己最後一句話才是重點,唉,被自己蠢哭。

男孩有點震驚,然後眼淚掉下來,說道,「主上原來還是記得我們的…嗚嗚嗚……」這下換晨語慌了,她連忙彎下身安撫男孩,「不哭啦,哭了就不好看了,別哭了啊。」拿出自己在孤兒院照顧比自己年幼的孩子的技能(?),男孩才慢慢停止了哭泣。

「唔,你叫什麽名字?」見男孩不哭了,晨語輕聲問道,男孩抬起頭,她才發現這孩子有著一張可愛的臉蛋,只可惜上面有些血污,「我叫…五虎退。」

「五虎退…叫你小退好不好?」露出母親般的慈愛笑容,晨語摸了摸五虎退的頭。「好……對了,我必須去告訴大家關於您的事…可是有些刀劍對之前的主上很敏感…我怕他們對您……」怕他們不歡迎而且還想趕走我對吧。雖然已經有了心裡準備,可是晨語的內心還是如同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的感覺。

讓我和草泥馬一起狗帶吧,世界再見。(躺平

這時,一把不屬於他們兩人的聲音插了進來,「五虎退,你在……!?」刀光閃過,晨語反應極快地向後跳了兩步,抬起頭,發現攻擊他的是一個周圍繞著些許黑色障氣的少年。

「你是誰?」語氣強硬冰冷,紫色的眸子瞪著她,少年身上的服飾與五虎退同款,而且也是破破爛爛的看起來很狼狽,卻絲毫不減對方身上的殺氣。

「藥哥……她、她是新來的審神者。」五虎退見情勢不對,馬上開口替晨語解圍。「新來的?沒接到政府的消息啊…」少年站起身子,晨語注意到對方的眼白已經充滿了血絲,皮膚底下感覺也有像骨頭一樣的東西快要突出來,有點恐怖。

「我是因你們本丸之前的審神者所託,才來這裡當審神者的,但是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不知為何,晨語覺得眼前的少年可以信任,「所以,可以告訴我這裡的情況,還有之前發生過的事嗎?」黑眸對上少年的紫眸,眼裡滿是堅定。

*

hhhhhhhhhhhh沒錯你們猜的沒錯藥哥快要暗墮了hhhhhhh(被踹死
那個名字的梗我亂想的真的(正色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被打
晨語粗神經hhhhhhhhhhhh(已升天

#不定時發文哦
#歡迎催文我需要動力
#不催我會讓它變成坑噢啾咪(被打

评论(1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