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語_還能再污一千年

「若你珍惜,我願以真誠相待。」


那年那天那個時候的他們。









喜歡自由奔放、不受拘束的文風。


這裡看起來文藝,其實衹是個智障。


成績穩定了就回來。


謝謝那些體諒我的人。


關注有風險,屏蔽有保障。

【關於我被丟了暗黑本丸這個爛攤子的事情】#02

*文筆爛注意
*覺得雷請慎入
*怕被虐請慎入(可能沒虐?
*後期歡脫向hhhhh(被揍
*可能會寫成乙女向(?

*全部都能接受的話,你的承受能力一定很強的,你就往下看吧親(被揍





「告訴你?噢,你是想說那個不負責任的混蛋傢伙吧,這個本丸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還真是必須萬分“感謝”他啊。」頓了頓,又開口道,「但是他不回來也好,眼不見為淨。」黑髮紫眼的少年微微挑起眉,語帶嘲諷地回應著眼前據說是新任審神者的晨語。

晨語甚至還感覺到少年巴不得那丟給她爛攤子的傢伙去死一死。

「……我還真的不知道發生什麽能讓你們討厭那傢伙到這麽極致的事。」晨語得到對方回應後,感覺自己現在冷汗狂流,總覺得事情好像跟她以前聽過的暗黑本丸事件不同。

「他做了你們現世所謂的“禽獸不如”的事。」依舊是那冰冷的語氣,但好像多了一絲殺氣與憤怒。

「你不想說我也不會多過問…任何人都有他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情嘛。」就像男高中生在床底藏了小黃書不想被自家老媽發現一樣。

少年抬起頭,對著晨語冷冷一笑,緩緩開口,「這種善解人意的話,是想從我們這裡博取信任嗎?」聽起來像是完全不再相信任何人一樣。

聽到這話,她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噗嗤”一聲地笑了出來,「哈哈哈,確實,我也不指望第一次見面的人會馬上信任自己。」

重點是這個嗎?對面的少年有點無語。

「……你現在想怎麽做?把我們這裡現有的刀劍通通扔進刀解池裡,創造一個新本丸嗎?呵,大多數審神者在接任暗黑本丸時都會採取這種行動吧。」沉默了片刻,他重新開口,就算是諷刺的話,晨語也還是聽不出他此時的心情如何。

「咿,好麻煩,我不要。」簡潔乾淨的一句話,很充分地表達出那個說的人的感覺。其實不只晨語不明白少年的想法和心情,對方也同樣猜不透對方的思考邏輯。

「那你想怎麽做?這座本丸現在已經歸於你,你怎麽做我們都管不了。」就在晨語低頭沉思時,眼前纖瘦的少年再次問了讓她很苦惱的問題。

誒,等等。

「你說這座本丸歸於我?」晨語有些懵,這座本丸不是歸於那不負責任的傢伙嗎?怎麽會歸於她?

「您不知道嗎?除了本丸裡的眾刀劍,就只有審神者才能進來這裡。」在兩人交談時被忽略在一旁的五虎退出聲解答了少女的疑問,同時她的內心正在崩潰。

我好像被賣了呢,哈哈。;ω;

「我不知道…」晨語望著天空,表示欲哭無淚。「八成是那傢伙在你沒察覺的時候將本丸審神者設定改成你了吧,畢竟你的靈力跟這座本丸是對應的呢。」少年帶點鄙視的意味看著晨語,簡單來說,他就是鄙視這人的智商。

「什麽時候…啊!」晨語突然明白了,她不省人事的時候那個傢伙對她做了什麽,又或者說,她為什麽會不省人事。

這殺千刀的混蛋啊啊啊啊啊啊我祝你左腳絆到右腳摔個幾萬次啊啊啊啊啊啊!!!!

於是,就這樣,晨語的內心再次暴走了。

「你們本丸現在…有幾把刀…?」眼神有點死地問了問眼前兩個人,啊呸,兩把刀。

「「42把。」」兩把刀同時回答,「所以你是要做些什麽嗎?」似乎是一直問卻得不到答案,覺得有點煩了,少年的語氣強硬了不少。

「沒想幹嘛,我只是想看看有沒有能幫上忙的地方罷了啦。」見對方的態度強硬,晨語有點不好意思地撥了撥頭髮。

少年盯著她,幾秒後移開視線,微微彎下身子對五虎退說道,「去告訴大家吧,我跟她還有事要聊聊。」

五虎退看了眼藥研,又看了眼晨語,確定兩人之間沒什麽殺氣後,就小跑著去找其他刀了。

五虎退走後,少年重新將視線放到晨語身上,「…不是所有刀劍都像我和五虎退一樣還能跟你這麽平靜地交談,先做好會被討厭或直接被砍的心理準備吧。」

我覺得你一開始攻擊我你就已經很不平靜了好嗎這位騷年。當然這句話只限於內心,說出來的話八成現在就會直接被砍了吧。

「話說回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麽名字呢…」晨語有些遲疑地看著他,對方的態度其實並不怎麽友善,她也不怎麽奢望他會將名字告訴自己。

「藥研藤四郎。」意外地,他很爽快地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那藥研君…請問我該怎麽樣才能避免被砍呢?」被討厭是其次,被砍比較嚴重,嗯。

藥研挑起眉看了看晨語,露出他們從剛才見面後的第一個笑容說,「保佑自己吧。」可是說出來的話一點都不符合那個她不會承認看起來很帥的笑容。

「唔……」晨語有點委屈地低下頭,縮了縮身子,讓原本就嬌小的她看起來又小了一號。

大概是良心有點痛,藥研再次開口,「如果你的速度夠快的話應該是可以躲過。」畢竟對前任很敏感的大部分都是太刀……應該。

聽到這裡,晨語馬上抬起頭,眼睛發亮,「放心我的速度絕對夠快!」老娘上輩子在學校可是短跑長跑接力賽跑還有什麽什麽跑的冠軍!

等等。

我說了什麽?

上輩子?學校?

對啊,我不是應該還在學校上課和朋友玩耍的嘛?

晨語的頭突然痛了起來,似乎有什麽記憶湧了上來。

就像投影機一樣,將記憶重演。

混亂的記憶裡,在深夜時分,一個衣衫不整、面色蒼白的褐髮少女被幾個小混混用力推到馬路中央,那幾個小混混似乎說了什麽話,大笑了幾聲,然後離去。

少女無力地跪倒在地,蒼白的面孔透露出她的不適和難受,她根本沒力氣起身走離這條危險的道路。

也不知道那幾個小混混是有心還是無意,居然將她推在馬路正中央。

突然,眼前出現一陣刺眼的白光,加上毫無減速跡象的油門聲讓少女驚恐地轉過頭。貨車上的司機臉色潮紅,明顯是醉酒駕駛,而他也沒發現少女的存在,沒有踩剎車,直直地往正努力想移動可是卻無能為力的少女撞去。

碰!這聲撞擊在萬籟俱寂的街道上顯得很響亮,也清楚地說明了悲劇的發生。

少女長髮散亂地躺在血泊中,身上的白衣開始染上了妖艷詭異的血紅色。

回憶被迫中斷,因為她被人從回憶中搖醒。

「…喂,你有聽我說話嗎?」藥研皺著眉看著像是如夢初醒的晨語,搭在她肩上的手還沒收回去。而就在這時,他也發現了些許不對勁,「你怎麽了?」晨語的額頭上佈滿了冷汗,牙齒也緊緊咬著下脣,狀態看起來不怎麽好。

「藥研君……」晨語微微抬起頭,看著比她高上一些的黑髮少年,「我……」話還未說完,晨語就感到一陣暈眩,身子往後倒去。

在她倒在地上前,有隻手撐住了她。這隻手較大,應該不是藥研,因為藥研已經拉住了她的手臂。

在模糊的視線中,晨語看到了宛如在黑夜中明亮又漂亮的新月,而她只覺得眼皮太過沉重,最後還是閉上眼,再次不省人事。

我,原來已經死了啊。

閉上眼,淚從眼角滑落。

*

其實我是想星期五晚上更的,可是;ω;
我我我;ω;
不小心打字打到睡著;ω;
手機打字的心酸電腦黨不懂;ω;
遲更抱歉;ω;;;;;;;;;;;;;;;;;;

#我什麽都不知道不知道別問我劇情我怕我劇透(

评论(8)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