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語_還能再污一千年

「若你珍惜,我願以真誠相待。」


那年那天那個時候的他們。









喜歡自由奔放、不受拘束的文風。


這裡看起來文藝,其實衹是個智障。


成績穩定了就回來。


謝謝那些體諒我的人。


關注有風險,屏蔽有保障。

【關於我被丟了暗黑本丸這個爛攤子的事情】#03

*文筆爛注意
*覺得雷請慎入
*怕被虐請慎入(可能沒虐?
*後期歡脫向hhhhh(被揍
*可能會寫成乙女向(?

*全部都能接受的話,你的承受能力一定很強的,你就往下看吧親(被揍









「三日月殿。」確定晨語只是昏過去之後將她暫時平放在地上,藥研抬起頭向扶住少女的另一位付喪神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

「哈哈哈,這孩子就是小退說的新審神者嗎?」俊美的付喪神不失優雅地笑了笑,銳利的眼神卻緊緊盯著晨語蒼白的面孔。

藥研聳了聳肩,畢竟他和晨語也才剛遇見不久,單憑她的片面之詞,並不能完全信任。

「雖然不能確定是不是政府那邊派來的,不過她身上的靈力……你也感覺得到吧,跟那個傢伙很像。」藥研瞥了一眼晨語,有些不悅地皺起眉頭。

「嘛,的確是呢。」不過還是有些不同。

「不過,三日月殿,你現在出來方便嗎?你可是中傷了啊。」藥研盯著眼前的付喪神——天下五劍之一的三日月宗近說道。

仔細一看,三日月身上有著一些深淺不一的傷痕,尤其是那道從右肩劃到胸口的傷最為嚴重。

這已經接近重傷了啊,藥研在心裡歎了口氣。

「嗯?沒事沒事,這點傷跟切國他們比起來算不上什麽呢。」三日月滿不在乎的說著,眼中的新月卻越發冰冷。

藥研看了三日月一眼,他也明白對方的意思,畢竟山姥切國廣他們可是接近碎刀邊緣了啊。

「那現在該怎麽辦?」藥研看著躺在地上的晨語,心裡不是很明白為什麽她會突然昏過去。

三日月沉默了一會兒,緩緩開口,「帶她到審神者房間去吧,不管是不是政府那群人派來的,我們需要她的靈力,本丸大部分刀劍的情況並不樂觀。」必須要顧全大局才行。

就算有什麽不對勁他也會馬上解決掉她。

而且諒她也不敢。

「……我知道了,三日月殿快去休息吧。」對於三日月的決定,藥研也不意外,所以就抱起輕得像是只剩骨頭的少女,打算走去審神者的臥室。

「等等,藥研。」三日月開口喚住眼前的少年,眼睛微微瞇起,「可別暗墮了啊。」

藥研的身子頓了頓,沉默了一下,沒有轉身就直接回應三日月,「我盡量。」

三日月看不見藥研的表情,但是下一句話卻讓他微微瞪大了眼。

「要是我暗墮了,就請三日月殿,解決了我吧。」藥研的語氣輕鬆得不像在說自己的事一樣,說完便繼續朝臥室的方向走去。

「……你若是真暗墮了…我如何向一期交代?」三日月待在原地看著藥研走遠,語氣中透露著悲傷。

一期一振因為重傷接近碎刀,被迫變回本體。

而他是在藥研眼前被打成重傷的。

「三條大人…我該如何是好?」三日月望向天空,有些落寞地問著那早已逝去之人。

***

「唔……」也不知道昏了多久,晨語睜開眼時,外頭已是一片黑暗。

「這裡是哪兒啊?」她抓了抓長髮,環顧著四周,發現這裡是一間很整齊的和室。

靠著微弱的燭光,她站起身子朝門口走去,正打算開門,門外傳來她不曾聽過的聲音,「醒了?」聽著像是個成年男子的聲音。

「請問……你是?」晨語沒拉開門看個究竟,不,應該說她沒那個膽量,藥研的那番話可是深深刻在腦海裡了啊。

「燭臺切光忠,今晚負責照看你。」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嗓音再度響起,「話說回來,你沒事吧?」

「誒?」什麽有事沒事,她這不醒來了嗎?

「聽藥研說,你是突然昏倒。」名為燭臺切光忠的男子繼續說著,「所以,沒事吧?」

「啊啊,沒事。」往事再度浮現,然而她並不想回憶起那些事,「我可以出去嗎?」

唰一聲,門被拉開,眼前出現的是一名帶著眼罩,高大魁梧的帥氣男子。

「可以喲,只不過啊,我必須陪同在你身邊呢。」燭臺切光忠看著晨語,笑笑地說著。

*

我生病了光忠麻麻快點安慰我嗚嗚嗚(翻滾
嘛,明天後天可能都會更。
可能——噢。(被揍
一邊咳嗽一邊打文真的不好受._.
然後
麻麻快點照顧我快點抱抱我快點唱搖籃曲qqqqqq
總結:討厭生病._.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