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語_還能再污一千年

「若你珍惜,我願以真誠相待。」


那年那天那個時候的他們。









喜歡自由奔放、不受拘束的文風。


這裡看起來文藝,其實衹是個智障。


成績穩定了就回來。


謝謝那些體諒我的人。


關注有風險,屏蔽有保障。

當嬸嬸來大姨媽痛經的時候

*歡樂向
*自家嬸嬸
*只是因為痛經時的怨念所以才寫了這篇

Go↓















*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小姑娘要不要爺爺幫你揉一揉肚子?」三日月以衣袖掩嘴,雙眼微微瞇起,行為舉止一如既往的優雅,語氣一如既往的紳(變)士(態)。

「你滾。」這是來自痛得趴在地上的晨語的回答。


*燭臺切光忠

「咿呀呀呀呀光忠我肚子好痛——」晨語在地上滾來滾去,哭喪著臉向光忠求助。

「等等啊薑湯快煮好了,先忍一忍啊。」光忠低下身子,伸出手摸了摸晨語的頭,像是在安慰一隻小貓。

「光忠麻麻最好了QUQ!」晨語抱住光忠蹭啊蹭。


*一期一振

「主上,請再等一等,光忠殿下說薑湯就快煮好了噢。」一期的腿上趴了一隻軟綿綿的晨語,而他現在就在幫晨語揉肚子。

「……呼嚕。」啊,睡著了。

(晨語:鄰家大哥哥和變態老流氓,當然選前者。)


*鶴丸國永

難得的沒有吵鬧惡作劇,但是只看晨語趴在地上當尸體免不了有些無聊而打起了哈欠。

「主上,薑湯…」光忠一從廚房出來就被餵了一臉狗糧。

陽光從外面照在室內的兩人身上,鶴丸將晨語抱在懷中一起睡著了。

一個是因為無聊到發睏,一個是痛太久乾脆直接睡了。


*藥研藤四郎

「大將,來,暖暖包。」本丸好男友——藥研遞過暖暖包,換來晨語感激的淚目。

「嗚…藥研是天使。」晨語抱住人蹭啊蹭,突然覺得自己很幸運,身邊圍繞了這麽多男友力max的刀劍。

啊,老流氓不算數。


*大俱利伽羅

「俱利醬我好難受啊QAQ」晨語趴在地上一臉想淚奔卻奔不了的表情看著大俱利。

「……不想和你混熟。」大俱利起身走出房間。

五分鐘后,大俱利回來了而且手上還帶著兩樣東西呢。

暖暖包和一杯溫熱的紅糖水。

「俱利醬你是天使嗎?」上輩子應該是樹袋熊的晨語又一次抱住了人,又蹭啊蹭。

「……不想和你混熟。」大俱利撇過頭一臉傲嬌。(被砍

誒呦俱利醬臉紅了喲(被砍x2


*

痛經好難受啊(´Д`)
隨手寫寫安慰自己的小心靈(*/ω\*)
你問我後續?
誒呀我什麽都不知道(*/ω\*)

评论(14)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