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語_還能再污一千年

「若你珍惜,我願以真誠相待。」


那年那天那個時候的他們。









喜歡自由奔放、不受拘束的文風。


這裡看起來文藝,其實衹是個智障。


成績穩定了就回來。


謝謝那些體諒我的人。


關注有風險,屏蔽有保障。

聽說今天是七夕

這篇是隨便寫寫的
明天考試我還在混

*文筆渣注意
*只有五把刀

接受→yes/no

yes的人請繼續往下看

Go↓















*三日月宗近

「爺爺。」趴在桌上的晨語像是想到什麽,抬起頭來看向三日月。

「嗯?」正在喝茶的三日月歪了歪頭,金色的髮飾也跟著搖晃了一下。

晨語眨著大眼,緩緩吐出一句,「七夕快樂。」然後馬上趴回桌上裝死,耳根卻染上紅色。

三日月愣了愣,最終笑出聲,「哈哈哈,主上也是,七夕快樂。」語畢,伸出手摸了摸晨語的小腦袋。

*一期一振

「一期一期一期。」晨語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現在一期的身後,把人嚇了一跳。

「哇!……主上,你可不是鶴丸殿下。」一期無奈的看了眼一臉無辜的晨語,又開口問,「是有什麽事嗎?」

晨語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拉下一期讓他彎下身,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麽,便紅著臉跑走了。

一期的腦袋當機了好一會兒,回過神來,想起剛剛晨語說的話,嘴角盡是止不住的笑意。

她說,「七夕快樂。」

*鶴丸國永

正在準備嚇人的鶴丸國永沒想到還沒嚇人之前就先被自己的主上嚇到了。

「鶴丸。」晨語戳了戳在拐角處躲著的鶴丸,抬起頭是一臉準備上戰場的表情。

「咿,怎麽了,主上?」鶴丸先是被晨語小小的嚇了一跳,再低頭看著他嬌小的主上。

「那個……」晨語的臉開始泛紅,看起來有點可愛。

最終她還是鼓起勇氣,撲上去抱住一臉懵逼的鶴丸,在他耳邊輕輕說了句,「七夕快樂。」然後晨語就以媲美短刀的機動跑走了。

鶴丸還是一臉懵逼,好半晌才回過神,靠著墻坐了下來。

鶴丸用手掩著臉,有點抱怨的說著,「這也太犯規了吧……」手下的皮膚泛起紅暈,嘴角勾起。

*燭臺切光忠

晨語先是在廚房前深呼吸了幾次,最後鼓起勇氣走進去,看見的是光忠忙碌準備晚餐的身影。

「嗯?主上,有什麽事嗎?」光忠轉過身子看著一臉嚴肅的晨語。

晨語又深呼吸了一次,然後抱住光忠蹭了蹭,「麻麻七夕快樂!」

當然她又跑了。

還沒反應過來的光忠先愣了愣,然後才緩緩的回應自己那就不見人影的主上,「……七夕快樂…不對主上你說誰是你麻麻!?」

真是後知後覺啊。

*鯰尾藤四郎

「喲主上!!」鯰尾藤四郎看見自己的主上,充滿活力的朝她揮了揮手。

正在進行馬當番的鯰尾是很危險的,晨語這樣告訴自己,盡量讓自己遠離危險範圍。

「那個……」雖然面對鯰尾不像面對其他刀劍一樣容易害羞,不過要說出來果然還是有些尷尬。

「啥?」不知道什麽時候閃到晨語面前的鯰尾看著對方,呆毛還一晃一晃的。

「咿!!!」晨語被嚇到了一下,然後馬上反應過來說了句,「那個,七夕快樂!」

鯰尾聽了之後,回以晨語一個大大的笑容,「七夕快樂噢主上!」然後說了一句毀氣氛的話,「要不要一起來玩馬糞!」

晨語覺得自己的眼神死了一半。

*

我我我滾去溫習了(爬

评论(1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