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語_還能再污一千年

「若你珍惜,我願以真誠相待。」


那年那天那個時候的他們。









喜歡自由奔放、不受拘束的文風。


這裡看起來文藝,其實衹是個智障。


成績穩定了就回來。


謝謝那些體諒我的人。


關注有風險,屏蔽有保障。

【關於我被丟了暗黑本丸這個爛攤子的事情】番外#01

*只是個番外
*本丸的另一端
*不同刀男的視角
*可能會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混進來

能接受?GO↓















藥研藤四郎將昏迷的晨語安置在房間後,準備離開時被路過的燭臺切光忠攔下。

「她是誰?」沒被眼罩遮住的眼發出警戒的光芒,燭臺切光忠越過藥研藤四郎,冷漠的看向躺在房間裡的少女。

「啊,燭臺切旦那你來的正好,我剛想去找你。」藥研藤四郎抬頭看著燭臺切光忠,停頓了下,有點猶豫的向他解釋,「她是……新任審神者。」

燭臺切光忠的眼睛睜大,有點不可置信又憤怒的轉過頭看向藥研藤四郎,咬著牙開口,「怎麽可能…我們不是斷絕一切與政府聯繫的管道了嗎!?政府怎麽可能會發現那個傢伙死了的事——」

「燭臺切旦那你先冷靜——」藥研藤四郎將手搭上燭臺切光忠緊握著本體的手,有點不確定的說道,「這是我個人的想法…據新任的說法,是前任將這所本丸交託給她,強迫式的交託,而且審神者設定也已經改成她了,這樣看來,或許在這之前——」

「那傢伙沒死透。」

燭臺切光忠瞪大了眼,剛想開口便被藥研藤四郎打斷了,「你先別激動,那傢伙是“之前”沒死透,不過依我看,現在應該是完全的,死了吧。」

他的靈魂可是硬生生被撕裂啊。

被自己最信任的刀劍。

「……」燭臺切光忠沉默了,這種發展是他沒有意料到的。

半晌,燭臺切光忠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那這位新任的審神者難道就沒有任何可疑嗎?」沙啞的嗓音聽著讓人覺得淒涼。

「……這一點我無法完全肯定。」藥研藤四郎說完,低下頭不再發出任何聲音。

兩人就這麽沉默著,彼此低著的頭讓人看不清他們的神情,也不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麽。

打破這沉默的氣氛的是另一人。

「——藥研。」聞聲,藥研藤四郎抬起頭去,這才發現少年的表情已經憔悴不堪了。

叫他的是宗三左文字。

「宗三啊…什麽事嗎?」藥研藤四郎眼睛下方的紫黑色表現出他休息的不足,雖然身處同一個本丸,但幾日不見藥研藤四郎的宗三左文字看到這樣的對方也不禁一怔。

「…嗯,長谷部又不穩定了,你去看看吧。」宗三左文字垂下眼眸,在透過未合上的房門看見昏迷的晨語後,眼底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

「我這就去…」藥研藤四郎正要走,發現宗三左文字在看著晨語後,抬起疲憊的眸子,緩緩問道,「你不問些什麽嗎?」

宗三左文字閉上眼搖了搖頭,諒解似的看著藥研藤四郎,「你很累了,我也不多問什麽,等你好些想說的時候,再告訴我吧。」

「謝謝。」藥研藤四郎吐出了一口氣,抬起腳正要離開時,像是想起什麽一樣,「燭臺切旦那,請替我看著她吧。」

「嗯。」剛剛不發一語的燭臺切光忠點點頭,順便看看晨語是什麽樣的人。

跟前任一樣?或是完全相反?

反正,人類都一樣吧。

*

藥研藤四郎和宗三左文字一起走到本丸深處的一間房間,而房間的門上已經有著好幾道鎖,還貼上了許多不知名的符咒。

房間外圍繞著淡淡的黑色瘴氣。

「主啊啊啊啊!!!!為什麽——」房間裡傳出歇斯底里的男聲,藥研藤四郎和宗三左文字都不約而同的皺了皺眉。

「又來。」藥研藤四郎有些苦惱的看著房門,感到身心俱疲。

「這次我勸了好久,也不知道為什麽,長谷部都聽不進。」宗三左文字歎了口氣,抬手摸了摸自己發疼的腦袋,略微無奈的開口,「我這會兒也是沒辦法才會叫你來,我今天還沒回房間看小夜呢。」

「長谷部旦那——」就當藥研開口時,突然間的暈眩讓他一個踉蹌往前倒去,而宗三左文字也幾時的扶住了他。

「藥研,沒事吧?」宗三左文字擔心的看著藥研藤四郎,「是不是休息不夠…」話還沒說完便被藥研一個擺手打斷。

「不是那個原因…」藥研藤四郎紫色的眸子死死的看著房門,遲疑的開口,「是瘴氣影響到我…長谷部旦那的暗墮更嚴重了。」

宗三左文字瞪大眼,同樣朝著房門看去。

瘴氣從門縫溢出,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

「……藥研你快走,待在這兒對你影響太大,我去找石切丸和太郎太刀。」宗三左文字將藥研藤四郎往走廊推。

藥研藤四郎可是接近暗墮的其中一個刀劍男士。

「等等,我走了的話長谷部旦那他…」藥研藤四郎的話被宗三左文字的一個猛推截斷,他無奈的看向身後有點生氣的人,歎了口氣,「我知道了,我離開這裡行了吧。」

「行,這樣看來你至少還能保持理智。」宗三左文字沒好氣的開口,又擺了擺手趕走藥研藤四郎,「去去去,回房間休息,你也快撐不住了吧。」

「……嗯,我先走了。」語畢,藥研藤四郎也不多逗留便離開了。

宗三左文字將看著藥研藤四郎背影的眼轉到了那湧出瘴氣的房門上。

——長谷部,你這又是何必呢?

那個傢伙就這麽值得你為他墮落?

快醒醒吧。

宗三左文字收回視線,轉過身朝不遠處的大太刀房間出發。


*


我更了,不過只是番外(
啊啊啊過兩個星期又要考試好麻煩
累癱在地的鹹魚已使出洪荒之力_(:_」∠)_
慢慢看_(:_」∠)_

评论(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