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語_還能再污一千年

「若你珍惜,我願以真誠相待。」


那年那天那個時候的他們。









喜歡自由奔放、不受拘束的文風。


這裡看起來文藝,其實衹是個智障。


成績穩定了就回來。


謝謝那些體諒我的人。


關注有風險,屏蔽有保障。

【關於我被丟了暗黑本丸這個爛攤子的事情】#13

*文筆爛注意
*覺得雷請慎入
*怕被虐請慎入(可能沒虐?
*後期歡脫向hhhhh(被揍
*可能會寫成乙女向(?

*全部都能接受的話,你的承受能力一定很強的,你就往下看吧親(被揍




















「光忠~」晨語和一期一振一起走到大廳時,看到燭臺切光忠忙碌著準備早飯的身影,晨語便自動自發當個好孩子,軟綿綿的飄過去幫忙他。

「噢,主上,這些事我來做就好,你只要負責吃就好了。」最好吃得胖一點吧,燭臺切光忠這麽想著的同時也看了看晨語瘦小的身子,下定決心要把這位小主上養的白白胖胖。

「咿,不要緊啦,我習慣幫忙了,只吃不做可不是我的作風呢。」晨語搶過燭臺切光忠手上擺放著餐具的托盤,正準備擺放在桌上時,突然想起某個應該有點重要的問題,開口問道,「話說我這樣在這裡光明正大的吃飯沒問題嗎,需不需要迴避一下?」

「噗嗤。」燭臺切光忠笑了下,隨後有點好笑的看著晨語,「你是這裡的新主人,在這裡吃飯又沒有什麽不對,況且現在會在這裡用餐的剛好都是你認識的刀劍男士呢。」看著晨語一臉嚴肅又擔憂的神情,他不禁伸手摸了摸對方的小腦袋瓜,當然又被咬了。

「說了幾次不要摸我頭。」晨語不滿的癟了癟嘴,然後有點疑惑的繼續問道,「我認識的?那就是蜂須賀他們嗎?」見燭臺切光忠點頭,她又更疑惑了,「怎麽他們是在偏殿吃飯呢?照理說你們應該要去主屋那裡而不是偏殿吧?」

燭臺切光忠聞言,愣了愣,隨即反應過來,悠悠的開口,「嘛,有很多原因,不過現在不方便告訴你,等時機成熟了你想知道什麽我都不會隱瞞,現在還不是時候,不好意思吶。」

本以為晨語的反應會很大,不過就她現在的反應,套一句某隻銀髮付喪神的話,這還真是嚇到他了。

「啊,誰都有不能說的秘密,女人是,男人也是,唉喲,我明白的啦哈哈哈。」這種其實聽起來沒什麽大不了的話從晨語嘴裡吐出,不知道為什麽就是有些違和。

「別用一副我年紀很大我體諒你們的語氣說話。」不知道什麽時候進屋的蜂須賀虎徹鄙視的看著晨語,然後對著一旁靜靜準備東西的一期一振點了點頭,看向晨語時又馬上變回一臉看智障的眼神。

先生你可以去表演變臉,很適合,真的。

「哎呀,不要在意細節。」晨語滿不在乎的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對蜂須賀虎徹的眼神表示無視。

旁人也不在意他們的對話,畢竟蜂須賀虎徹的表現裡並沒有帶著一絲惡意。

「大將,早啊。」「主、主上,早上好…」

爽朗和有點怯懦的兩道聲音傳來,晨語轉過頭去,看見穿著內番服的藥研藤四郎和五虎退,微微愣了一會兒,然後朝他們點了點頭,「早上好啊。」

兩位短刀付喪神回以微笑。

「小主上早安!」鯰尾藤四郎蹦了過來,一邊嘻嘻哈哈的向晨語道早安,旁邊的骨喰藤四郎也微微點了點頭示意。

「噢,小鯰和小骨早安~」早已在昨天和鯰尾藤四郎他們混熟的晨語也以較為親暱的語氣回應,這讓另一邊的一期一振不禁莞爾一笑。

「主上早啊。」此時長曾禰虎徹也揉著一頭有點亂糟糟的頭髮走進來,向晨語道早安時還打了個哈欠,引來蜂須賀虎徹的白眼,然而前者毫不在意。

「早上好。」晨語也乖乖回應,第一次被這麽多人問安的感覺她還真是前所未有,她按耐住自己有點小激動的心情,以笑容面對。

「哇!」「咿呀!」

身後突如其來的“哇”一聲讓晨語嚇了一大跳,整個人驚恐的回過身,看見是某個愛搞惡作劇的老人家後腦後掉下無數根黑線。

「哈哈哈,嚇到了嗎?早上好。」鶴丸國永爽朗的大笑著,為自己的惡作劇成功而一臉自豪和欠揍。

「早上好,然而一大早就受到這麽大的驚嚇心臟會承受不了,麻煩你以後安分點。」晨語睜著死魚眼盯著鶴丸國永,忽然很想揍他。

「好好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敷衍的回答讓晨語不禁為她往後的早晨感到擔憂。

與此同時,她認識的刀劍男士已經全部都來到偏殿用早飯了,這麽大陣仗她看得有點方。

晨語拉了拉燭臺切光忠的衣角,擔憂的問道,「你確定這樣不會驚擾到主屋的人嗎?」

燭臺切光忠安撫似的笑了笑,拍了拍她的頭,在快被她咬時收了回去,「放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驚擾就驚擾吧,管他呢,憑什麽我們得偷偷摸摸的吃個早飯呢,你說是吧。」

晨語一臉懵逼。

caonima之前是誰說的不要驚擾主屋的人呢。

你特麽逗我。

*

「光忠你太會做飯啦!」晨語像隻跟屁蟲一樣隨著燭臺切光忠進廚房,準備清洗碗碟和餐具。

「哈哈哈,這是受我的前主伊達政宗公的影響,他喜歡下廚,以往有客人拜訪他都會親自下廚。」燭臺切光忠笑笑的說著,將手上成堆的碗碟放置在一旁準備清洗。

「咿,我來幫忙。」晨語看著那些碗碟,身為剛剛食量大的成員之一,這裡的碗碟有不少都是盛放她剛剛消滅完的食物,她有點罪惡感,很有自知之明的湊上去搶著幫忙。

「噢噢,多謝啦,我還怕忙不過來。」燭臺切光忠見有人幫忙,自然是不多加推脫就接受了,況且看見晨語這麽一副乖寶寶的樣子,他突然間有種不明又複雜的欣慰,不知從何而來。

就好像女兒懂事了一樣。

晨語做起家務來意外順手,這點讓燭臺切光忠有點小小的意外,也是嘛,看晨語瘦瘦小小的一隻,算是不小的工作量卻也能輕鬆完成,自然是會有點驚訝。

「主上,冒昧問一下,你做家務事怎麽就這麽順手還做的不錯?」燭臺切光忠在收拾廚房的時候閒著無聊隨口問問自己有點在意的事,問出口後,他看見正在掃地的晨語身子突然頓了頓,然後又恢復正常。

「…嘛,我五歲那年沒了爸爸媽媽,在孤兒院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初中畢業後靠著些輔助金和學校的獎學金,還有自己半工半讀賺的錢過活,一個人生活總要懂得做這些事。」語氣聽起來像是滿不在乎,燭臺切光忠看著晨語那瘦弱的身子,居然看出了些落寞孤獨甚至有點自暴自棄,突然覺得有些心疼。

這麽小的一個孩子,居然要獨自一人生活嗎?

那種感覺一定很不好受吧。

「主上……」燭臺切光忠還想說些安慰她的話,卻被打斷了。

「哎呀,別說什麽安慰我的話,聽都聽爛了,再聽下去耳朵就要長繭了,敢說我就揍你。」說完,晨語轉過身來威脅似得用掃把棍戳了戳燭臺切光忠的腰。

「……」燭臺切光忠有點訝異的看著眼前堅強又樂觀的少女,頓了頓,他才開口,「主上,你現在在這裡就不用擔心這些了,交給我們就好。」

晨語愣住,然後反應過來,笑道,「當然,現在有免費人力,我不輕鬆點就太對不起自己了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噗,也不能太懶惰噢。」燭臺切光忠看著晨語那副充滿活力的樣子,不自覺的勾起一個微笑。

「是是是,光忠好啰嗦,就是一個老媽子。」晨語憋著嘴回應,雖然後半句說得很輕,可是還是被耳尖的燭臺切光忠聽到了。

「……」燭臺切光忠一臉面癱的看著晨語,緩緩的說道,「你說誰老媽子呢。」

「沒有沒有你聽錯了你絕對是聽錯了!」晨語汗毛直起,連忙搖頭加揮手否認。

「少來。」燭臺切光忠一雙大長腿邁過去,拎起想跑路的晨語衣服後領,「我耳力好著呢。」

「嗚……」晨語眨巴著大眼看著燭臺切光忠,裝可憐以博取他的同情心,誰知人家不領情。

燭臺切光忠用力的狂摸著晨語的小腦袋,像是要把她埋到地下去,「讓你再叫我老媽子,再叫,就把你摸到矮。」

「咿呀呀呀——」慘遭摸頭攻擊的晨語掙扎著想逃離燭臺切光忠的魔掌,卻被對方禁錮在懷中根本逃不出去,只能一臉生無可戀的被他繼續摸頭。

「我要告訴一期你欺負我,哼。」等燭臺切光忠摸夠了她的頭,晨語才哀怨的從他懷裡跳出來,狠狠咬了他一口,從廚房飛奔出去。

「哎呀呀。」似乎惹人家生氣了呢,燭臺切光忠無奈的笑了笑,不過想想對方的性格,明天應該就能像平常一樣和他說說笑笑了吧。就這麽想著,他繼續收拾起了還未整頓好的廚房。

如果燭臺切光忠知道,晨語那一走就是消失了一個星期,他一定會把她抱在懷中不讓她離開。

*

「一期在哪兒呢……我非常需要鄰家大哥哥系列的美男子安慰……」晨語苦著一張臉遊走在偏殿外,正確來說應該是散步,應該。

「呵。」身後傳來一陣不帶任何溫度的冷笑聲,晨語警戒的轉過身順帶往後跳了幾步,雙眼死死盯著眼前那名她沒有見過的刀劍男士。

「…你是誰?」察覺到對方十分不友善的氣息,晨語也不再客氣直接問出口。

「小狐丸。你好喲,審神者。」柔順的銀白色長髮披在身後,付喪神漂亮的紅色雙眸微微瞇起,帶點趣味的看著眼前瘦弱的少女。

「……找我有事?」對方會突然出現在這裡,而且還對她有敵意,那這位小狐丸就是燭臺切光忠他們說的主屋裡避免驚擾到的人之一吧。

小狐丸勾起嘴角,高大的身軀逼向晨語,讓後者不得不連續後退幾步。

——要死,好像比光忠還高。

「你說呢?」小狐丸伏下身子,笑著看向萬分警戒他的晨語,突然生出想欺負她的想法。

「…沒事的話請允許我離開。」晨語咽了咽口水,有點顫抖的開口,對方給她的壓迫感太強,要是她現在逃跑或許還來得及。

——但是,沒有機會。

小狐丸已經將晨語逼進角落裡了,男性寬大的身軀完全遮蓋住少女嬌小的身子。

現在的小狐丸對晨語來說就是一堵墻,一堵繞不過跨不過衝不破的墻。

她能感覺到對方很強,她不是對手。

既然行動沒有意義,那用對話如何?

事實證明——沒用。

小狐丸笑瞇瞇的看著晨語,一對血紅色雙眸裡的藏著的笑意越來越深,眼底映出晨語目前蒼白的面孔。

壓迫感太強了。

就當晨語想再次開口時,小狐丸說話了,不過也就三個字,「冒犯了。」

一記手刀快速砍向晨語的後頸,她因瞬間的疼痛閉上眼睛,小狐丸也沒料到她沒有馬上暈倒,眼明手快並毫不留情的一拳揍向她的腹部。

「咳啊——!」本來想出手但卻遲了一步晨語瞪大雙眼,眼睛漸漸失焦,可見小狐丸沒有留情。

雙重的疼痛讓晨語直接往前倒。

「呀呀,還挺頑強的。」小狐丸接住已經昏迷不醒的晨語,將她橫抱了起來。

小狐丸盯著少女秀麗的面孔,勾起一個不懷好意的微笑,「抱歉,你就這樣老實的待在主屋吧。」

*




為什麽大考結束還要直接上中四的課程我不依啦(´Д`)

我很藍瘦,香菇(´Д`)

不想面對高數和生物這兩科好多東西要記(´Д`)

藍瘦(´Д`)

慢慢看啦你們(´Д`)(被打

评论(1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