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語_還能再污一千年

「若你珍惜,我願以真誠相待。」


那年那天那個時候的他們。









喜歡自由奔放、不受拘束的文風。


這裡看起來文藝,其實衹是個智障。


成績穩定了就回來。


謝謝那些體諒我的人。


關注有風險,屏蔽有保障。

【關於我被丟了暗黑本丸這個爛攤子的事情】#16

*文筆爛注意
*覺得雷請慎入
*怕被虐請慎入(可能沒虐?
*後期歡脫向hhhhh(被揍
*可能會寫成乙女向(?

*全部都能接受的話,你的承受能力一定很強的,你就往下看吧親(被揍

















當晨語從浴室裡走出來的時候,看到的是這樣一副場景。

後藤藤四郎和小狐丸一人站一邊,隔的很遠,完全不搭理對方。

而且後藤藤四郎還時不時的轉過頭瞪著小狐丸,後者則一臉毫不在意的,見到晨語出來後,挑起眉向她走去。

「喂喂喂!」後藤藤四郎趕緊上前,卡在小狐丸和晨語之間,抬頭瞪著那比他高了很多的男子,「給我離大將遠一點。」

小狐丸的嘴角抽搐了下,無奈的看向晨語開口,「請跟我來吧,審神者。」說完,他便轉過身,讓兩人跟上。

不知道小狐丸要帶她去哪裡的晨語衹能跟著他走。

路上,後藤藤四郎一直戒備著,誰知道小狐丸會不會突然襲擊他們兩人,對此晨語表示無奈又窩心,卻也同樣沒鬆懈。

「到了。」小狐丸帶他們走到一間房間停下,拉開門後轉過身,「兩位請進吧。」

小狐丸率先踏進房內,而晨語和後藤藤四郎則一臉嚴肅並警戒著,好像隨時會有什麼東西撲上來一樣,這讓小狐丸無奈的苦笑著。

「放心吧。」小狐丸搖了搖頭,「這衹是一間比較隱蔽的房間,通常不會有人經過,也沒什麼機關。」為了證明這句話的可信度,他還走到房間中央,讓他們知道不會有事發生。

晨語和後藤藤四郎雖然還存有疑心,可是這裡是人家的地盤,也不好直接甩門跑走,只好小心翼翼的踏進房內。

「請隨意坐下吧。」小狐丸自然的盤腿坐下,招了招手示意晨語他有話要說。

晨語雖然對這個小狐丸沒有好感,可也不好推辭,只好拉著後藤藤四郎在接近門口的地方坐下,緊緊盯著小狐丸,開口,「你……是有什麼事要告訴我嗎?還是說,問我?」

「啊。」小狐丸挑起眉,「我的確是想告訴你一些事呢,不過你提醒了我,現在我還真有事情想問你。」

「據我所知,你是因前任所托才來接手這座本丸。」

「但是,你應該知道了,前任已經死了。」

「就算他的靈魂還存有意識,不過靈魂被撕裂所造成的重傷足以讓他魂飛魄散,那麼能遇見他靈魂殘渣的人想必也是已死之人。」

聽到這裡,晨語的臉已經發白了。

「冒昧的問一句,你是不是已經在你們人類那邊的世界的時候,或者說現世,就已經死了?」

後藤藤四郎不安的望向晨語。

過長的劉海遮住了她的眼,看不清表情,可是放在膝蓋上顫抖著的雙手卻出賣了她。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死了沒有。」好半晌,晨語無力的聲音才傳來,「就算那時候沒死,估計應該現在也死了吧。」她抬起頭,之前活力十足並充滿元氣的黑色大眼已變得暗沉,看似深不見底。

來到這裡後,她第一次在別人面前露出這種看似不在意卻又絕望的表情。

很矛盾吧,明明心裡一直說著不在意,卻還是不想失去自己的性命。

是什麼在拉著她?

「……」小狐丸沉默了一會兒,隨後遲疑的開口,「或許,你是將死之人吧,雖然這麼說很失禮,但是我還是想給你一點希望。」

「那邊的後藤藤四郎目前能力還不夠,應該還看不到你靈魂深處。」

「剛剛在浴室…嗯,很抱歉對你做了那樣的事,不過我也發現了你靈魂深處那不尋常的力量。」

「我也說不上來那是怎樣一股力量,不過似乎就是這股力量在支撐著你,不讓你的靈魂散去。」

「也就是說,你還活著。」

晨語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著小狐丸,

「大將…雖然有點對不起你,不過昨晚你把我揣在懷裡睡著後,關於大將做的夢,我全都看到了噢。」一直默不作聲的後藤藤四郎開口。

「大將的體溫還是溫熱的,不像什麼將死之人,心臟也還有力的跳動著。」

「就算大將現在的身體不知道是哪兒來的,我還是想說,大將你還活著。」

「靈魂是不會騙人,這個大傢夥剛剛對大將說的,雖然我很討厭他,不過就他剛剛說那番話我信。」

晨語沉默著,身體突然搖晃了下,頭一歪就靠在了後藤藤四郎的肩膀上。

「嗚哇!大將?!」臉皮薄的後藤藤四郎臉一紅,手忙腳亂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最後遲疑了下,才把手搭上晨語瘦弱的肩膀,扶好她以免繼續倒下去。

「…哈哈哈……」晨語小聲的笑了下,清脆的笑聲證明了她此時有些愉悅的心情,「我還活著呢。」

她的頭埋在在後藤藤四郎的肩膀上蹭了蹭,吸了吸鼻子,「嗯…平時都是我安慰人,怎麼今天就輪到兩個男的來安慰我啊哈哈哈……」

後藤藤四郎覺得他的肩膀那裡有點濕又有點熱熱的。

「嘛。」晨語抬起頭,坐直身體,而後藤藤四郎也放開了扶住她的手,「謝啦。」

一直靜靜看著的小狐丸笑了下。

「話說,你不是有事要告訴我?」晨語揉了揉自己有點紅的鼻子,看起來有點可愛。

「……是有事沒錯。」小狐丸閉上眼,歎了口氣,「可以的話,我也不想這樣對你,但這也是為了我其他的同伴們。」

「很抱歉,我無法放你回去偏殿。」他停頓了下,才又開口,「接下來,髭切殿會來接手看顧你。」

髭切?不認識。

晨語這麼想著,卻沒開口問髭切是誰。

「髭切殿態度強硬,而其他刀劍男士也同意了,我無法拒絕,也沒怎麼在意就把這任務交給他了。」小狐丸揉了揉眉心,看起來有些苦惱。

「現在想想,髭切殿那時候的表情完全不像要好好照顧你,反倒是像…不說了。」小狐丸歎了口氣,有點抱歉的看著晨語,「不好意思,請你自求多福了。」

「誒?」晨語一臉問號,完全搞不清小狐丸的話,反倒是後藤藤四郎一臉凝重,「他想對大將做什麼?」

「……想把她當作靈力供應吧,讓她無法反抗。」小狐丸表情有點糾結的說,「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做什麼,原本的計畫…嗯我也不說了,現在這種情況和我們原本預計的不同,可能因為對象是你吧。」

「原本我們以為,燭臺切會站在我們這邊。」

「可現在,他卻是我們這邊的敵人。」

「因為你。」

晨語聽了,沒什麼大反應,癟了癟嘴,說道,「誰站在我這裡不重要啦,重點是那個髭切到底想幹嘛我真的很好奇。」

「算算時間,他也快來了。」小狐丸平淡的說著,卻讓晨語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麼快?」

「嗯。」

「光忠麻麻QAQ——」

看著晨語一臉生無可戀,小狐丸正想說些什麼來安慰她時,門被拉開了。

「啊啦?我剛剛好像聽到有人在叫我。」金白色的付喪神站在門外,一臉無害的歪了歪頭。

晨語原本一臉赴死的表情轉頭看向門外的人,卻在看見他的臉後震驚的說不出話。

「嗯?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髭切走進房內,無視小狐丸警告的眼神和後藤藤四郎戒備的瞪視,在晨語身前蹲了下來,隨手抓起她落在胸前的一縷長髮把玩著,「怎麼表情像看到鬼一樣呢?」

晨語的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過了多久,乾澀的喉嚨才擠出一句讓在場的人都愣住的話。

「…哥…哥……」

「…嗯?」就算是平時看起來一臉遊刃有餘的髭切也不禁愣住了一會兒,隨後恢復那讓人毛骨悚然的笑眯眯臉,「認錯人了吧,審神者小姐?」

「……」晨語呆滯的目光閃了閃,她搖了搖頭,逼迫自己恢復神智,「…抱歉……」

「呀呀,恢復了嘛?」髭切皮笑肉不笑的順過她的長髮,「那麼,跟我走吧。」

「啊啊,那邊那位小弟弟請呆在這裡吧,小狐丸會送你回去的。」髭切站起身,走到後藤藤四郎面前。

「怎麼可能讓大將跟你一…唔哇!」後藤藤四郎正想站起來,卻被髭切按住身子,腹部被他用膝蓋狠狠的撞了一下。

「你就乖乖聽話吧,至少還能活著見你哥。」髭切看著暈過去的後藤藤四郎,雖然是笑著的,可是卻讓感覺不到一絲溫度。

晨語沒有阻止。

她也想讓後藤藤四郎離開這裡,跟著她在主屋對練度最低的他沒有好處。

「走吧,審神者。」髭切笑眯眯的向晨語伸出手,像個紳士一樣有禮,卻有種濃濃的壓迫感,「啊,小狐丸還請記得把那孩子送回去給一期。」

「……」小狐丸沉默的站起身,事到如今,他也不能再當個假好人了,抱起後藤藤四郎,走過髭切身旁的時候,他低聲說了一句,「…別太過分了。」

「呀咧呀咧。」髭切的笑容更深了,他強硬的拉起晨語,「快走吧。」

看著他的笑容,晨語更加確定自己內心的想法了。

衹是長的像罷了,而且哥哥才不會露出這種表情。

還有。

自己的哥哥早就死了,不可能的。

對,不可能。

「燭臺切殿。」一期一振走上前,拍了拍燭臺切光忠的肩膀,擔憂的問道,「你還好嗎?」

「…啊、還好。」燭臺切光忠揉了揉眉心,說是這麼說著,眼睛底下的紫青色卻出賣了他。

「……」一期一振不知道該說什麼,但還是決定安慰安慰他,「請放心,今晚的行動衹要不出任何意料之外的事,就一定會成功。」

「啊,我知道,謝謝關心。」燭臺切光忠也知道一期一振這是在安慰他,會不會成功,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

五十五十的幾率會成功或失敗。

「這幾日你辛苦了,還是先去休息一下吧。」一期一振看著他憔悴的模樣,有些不忍的勸道。

燭臺切光忠搖了搖頭,「今晚,過了今晚就好。」他希望救出晨語的計畫可以順利。

就在一期一振想說些什麼的時候,一陣叫喚讓他停住了,「一期哥!!——」

「怎麼了嗎?」一期一振轉過身,看見氣喘吁吁的五虎退,疑惑的問道,還不忘拍拍他的背幫他順氣。

「後…後藤哥!他…被藥研哥發現暈倒在門口!」五虎退也顧不上自己還在喘氣,急急的拉著一期一振準備離開。

「等等…藥研不是說後藤還在主上那裡嗎?!」聽到五虎退的話,燭臺切光忠心一緊,急忙的問道。

藥研藤四郎已經告訴他們關於他從宗三左文字那裡聽來的消息,包括後藤藤四郎在晨語那裡的事情。

「我…我也不知道、剛剛藥研哥經過門口,就看到後藤哥倒在那裡!」五虎退也焦急的回答。

聽到這裡,燭臺切光忠和一期一振的臉色都不由得一變。

「……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燭臺切光忠低著頭沉著嗓音說道。

現在這個情況,一期一振也無法再安慰自己說晨語還平安無事了。

他們只知道一件事。

今晚,打刀以下的刀種說服主屋中立者加入他們陣營的這個計畫,一定要成功。

不然,什麼事都糟糕了。





諸君,寶寶好像生病了(吸鼻子
最近迷上陰陽師,我這麼遲更都他的鍋(喂
不想開電腦打秘寶の里(´°̥̥̥̥̥̥̥̥ω°̥̥̥̥̥̥̥̥`)
那就不打吧(
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嗚真的不舒服,我先去睡覺覺 ヽ(´・д・`)ノ

评论(19)

热度(49)